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人物 -> 正文

赵剑文:一心只为做好原生态好茶

2017-08-15 09:50:55 来源:中国科技金融网·科技金融时报

在杭州淳安千岛湖1078个岛屿里,单体最大的姥山岛面积14000多亩,近十年来,茶农赵剑文守着老虎湾80多亩“四不茶园”和他创办的淳安县千岛湖鸠坑茶研究所,不施农药,不施化肥,不除草,不修剪,只为心中真正的原生态好茶。

他永远记着一句话:“只有原生态才是对大自然和人类自己最负责任的态度!”——这是国家茶叶质检中心原主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杭州茶叶研究院院长、高级评茶师骆少君鼓励支持赵剑文到孤岛上做好茶时说的,她已经离世了。

不久前,记者随淳安县经科局工作人员,冒着倾盆大雨,坐船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水路,登上千岛湖中央的姥山岛,才有机会与茶农赵剑文讨教什么样的茶才是真正原生态好茶。

寻找一块净土和一个好品种

赵剑文,毕业于原浙江农业大学茶学系,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

作为科班生,赵剑文没有把学到的知识停留在书本、笔记和实验室里,而是遵循导师的理念,一生只做一件事,排除一切干扰,自己找一块净土,选一个良种,做一款好茶。

赵剑文介绍,据陆羽《茶经》记载,千岛湖鸠坑茶曾经名列中国十大茶树品种之首,是杭州西湖龙井的“老祖宗”,还被引种到印度、斯里兰卡、格鲁吉亚、几内亚、阿尔及利亚等十几个国家。淳安鸠坑茶唐代就已名传长安,为此朝廷每年要到睦州(今淳安)征贡鸠坑茶。五代十国的毛文锡则在《茶谱》赞曰:“茶,睦州之鸠坑,极妙”。

2008年初,赵剑文随骆少君率领的代表团一同去千岛湖参观,骆少君提出了很多发展当地茶产业的想法,但是千岛湖缺少专业人员,她鼓励赵剑文留在千岛湖,并帮助他在姥山岛老虎湾找到了一块已被当地茶农废弃了十多年的茶园。

这座孤岛离喧嚣的县城很远,不通汽车,人迹罕至,水土洁净,附近还是农夫山泉的取水口。赵剑文先是成了姥山林场的职工,然后承包了80多亩荒废的老虎湾茶园。

坚持做“四不茶园”

有了一方净土和流传千年的好品种,赵剑文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样聘请众人大动干戈地把荒废十多年的茶园好好整理。老虎湾茶园还是大树参天、灌木丛生,如果不用心去找,几乎找不到茶树生长地点。

“农耕文明发展到今天,为了高产,人们将茶树拦腰砍断,密植在一起,形成了现代茶园的种植模式。”赵剑文说,他见过很多地方精心管理的茶园,茶树一棵棵一排排,整整齐齐,没有其他任何别的植物,对此他并不以为然。

姥山岛老虎湾的茶树依然与大树、乔木、灌木乃至杂草和谐共生,他们舒枝展叶,放荡不羁。这里的茶树根入土很深,一般都在2~3米,但密植茶园的茶树根一般只有50厘米左右。

茶学专业毕业的他,深深知道自然环境包括土壤对茶叶质量的影响,“不施农药,不施化肥,不除草,不修剪”是老虎湾茶园的基本原则。

很多人不理解,“四不”之后产量没了,并且茶叶大小不一,商业价值没了,茶园怎么经营得下去?

“只有原生态才是对大自然和人类自己最负责任的态度!”骆少君全力支持他,并且很认真地说了这句让赵剑文一辈子不能忘记的话。纯正的鸠坑茶,赵剑文说,这就是他的老虎湾:“四不茶园”的由来,顺其自然,天人合一,才能出产严格意义上的原生态茶。

好茶应该是原生态的

清明过去了好些天,姥山岛才到了采茶季节,赵剑文请了20多位民工帮助采茶,由于孤岛渡船来去不便,山路崎岖,山势陡峭,采茶不易,支付的工钱明显高于当地的工资水平。赵剑文让他们把茶树顶上两片嫩叶采下来即可,一整天采了大约10公斤鲜叶,他按照古法手工炒干后,只剩两公斤左右。帮助采茶的人里也有种茶的,都觉得茶叶叶片大大小小的,产量还这么低,都说怎么卖得出价钱呢?

因为在常人眼里,茶叶好不好,首先看茶叶的形状和颜色,然后是香气和味道,当地茶叶市场种茶卖茶的人聚在一起喜欢斗茶、品茶,然后估算茶叶的价格。

可是赵剑文却不加理会,色、香、形、味固然是看得见尝得到的,但真正的好茶包含的信息远远不止这些,再说他从未想过要去斗茶或者评比,甚至没想到赚钱,他全身心投入在老虎湾“四不茶园”,只想做一款自己心中的好茶,哪怕没有志同道合的人懂他。

但懂茶的人还是有的,杭州有几位专业评茶师品完后都觉得这茶有点儿意思。骆少君曾用这茶招待了几位参加“联合国粮农组织政府间茶叶工作会议”的外宾,他们纷纷大加赞许,于是骆少君带信给赵剑文,给他大大的鼓励。茶学泰斗“茶多酚之父”杨贤强教授,《茶人三部曲》作者王旭峰教授等也充分肯定了赵剑文原生态茶的理念。

赵剑文还在当时的淳安县科技局等部门的支持下,创办了淳安县千岛湖鸠坑茶研究所,只是他的80亩茶园每年绿茶红茶产量只有500公斤左右,老白茶也只有约500公斤,成本不小,销量不大,赚钱不多,快十年了,鸠坑茶研究所的研究工作一直在做,但房子还是个半拉子工程。

好茶要用时间去打磨

记者采访过很多高校和研究单位,他们都有组培房,都在进行茶叶无性繁育的良种推广,可是赵剑文却认为这样违背了物竞天择的原则。

“培育良种茶叶采取无性繁育的方式,农业生产居然工业化了,从组培车间出来的茶苗都一模一样,大量推广。人类已经从技术上消灭了个性化,丧失了有更好的茶树品种脱颖而出的可能,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悲催的事情。”赵剑文不无忧虑地说。

他认为,“在同一个地球村,我们很多人生活在一起,高矮胖瘦、性格脾气能力都不尽相同,不断有人脱颖而出。为什么浙商在全国全世界非常成功?因为浙江人多地少,气候四季分明,经历了酷暑严寒和激烈竞争的浙江人到全世界各地都很适应。”

赵剑文告诉记者,他的老虎湾“四不茶园”里的鸠坑茶英雄出处不同,高矮粗细,大小不一,参差不齐,他们同场竞技,各施己能,终于力压群芳,成为了出类拔萃者。姥山岛春夏秋冬自然环境中的鸠坑茶佼佼者,哪里是温室大棚中无性繁育组培出来的所谓良种茶能比的!

做茶是要讲究科学的,制茶过程非常关键的因素就是时间,赵剑文说,“四不茶园”的鲜叶一定要保证12小时的摊放,做白茶需要20天以上。白茶既然是一个有功效的茶,就应当像中药一样讲究炮制,所以一定要用时间打磨,才能够形成多种有机物地转换,形成自然的香气、滋味和功效。

好茶一杯伴终生

“品茶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情,我希望这里的茶从生长、采摘、炒制一直到达品茶人手里都是在一种愉悦的氛围中完成的。”

茶的色、香、形、味是看得见尝得到的,但赵剑文心目中的极致好茶必须含有快乐美好的信息在里面。因此他为了采茶人和炒制师傅有一个好的心情,给的工钱总要比当地其他茶园高一些,并且茶园里的工作都是白天完成,不安排晚上加班加点炒制茶叶。

赵剑文说,长途车驾驶员如果开疲劳车就会有安全隐患,为“四不茶园”工作的人如果没有好的心情,那么出产的茶就好不到哪里去。

呼吸着姥山岛特别清新的空气,喝着千岛湖水泡就的“四不茶园”原生态茶,看着夏雨中5A级千岛湖景区风光,听赵剑文娓娓道来他寻寻觅觅终于找到这一方多少年来梦想的乐园,这里的时钟好像走慢了许多,真的如赵剑文所说:“在这里享受,在这里发呆,就是我要的品质生活。”

有一首诗,是骆少君写好赠给赵剑文的,以后一定会挂在即将建成的淳安县千岛湖鸠坑茶研究所里:“冷对环宇嫉与争,弹指轻拂世俗尘,好茶一杯伴终生,凝亲情,聚挚友,便得人间好时辰”。

图为“四不茶园”创始人、淳安县千岛湖鸠坑茶研究所所长赵剑文。

本报记者金乐平陈路漫通讯员严政平文/摄

[编辑: 李伟民]
(本文来源:科技金融时报)
  • 中国科技金融时报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金融科技时报》社3楼
Email:web@sdxx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