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理财 -> 正文

原油巨震再掀“操纵”疑云 细数期市覆雨翻云手

2019-09-23 16:22:55 来源:中国科技金融网·科技金融时报

上周沙特油气设施遇袭导致原油市场大幅震荡,极端行情中关于“市场操纵”的猜疑再起。

在国际商品市场中,大规模市场操纵并非罕见。细数国际商品期货操纵案例,操纵者从“逼仓”起家,渐渐学会利用信息不对称甚至主观制造偶发事件来改变商品期货行情走势。但大多数商品期货的操纵案例最终以失败告终,商品期货市场经过几百年的发展,监管成熟度也越来越高,操纵成为更加困难的行为。

沙特油市风云乍起

北京时间9月14日,多架无人机袭击沙特阿美的Abqaiq石油处理厂及Khurais油田,沙特主动关闭570万桶/日的原油产能,供给中断量约占全球原油产量的5.7%。“黑天鹅”带来的巨大供需缺口令市场躁动不安,原油多头顺势而上,一度推动布伦特原油价格跳涨逾10%至71.95美元/桶。

不过,多头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沙特阿拉伯能源大臣9月1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国际市场的石油供应已恢复到遇袭前的状态,沙特动用了原油储备保证市场供应正常。而石油生产将在9月底完全恢复正常,届时日产量将回升至1100万桶。因此,油价在短短一个交易日大幅冲高之后迅速回落,并没有延续持续上涨的趋势,一度跌至62.62美元/桶。

“从原油的影响因素来看,全球经济发展带来的需求增长将更多地影响长期油价,短期油价波动则更多来源于供应端扰动。因此,沙特油田和炼油设备遇袭只是带来短期的冲击。”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原油市场巨幅震动之下,一些投资者开始怀疑,是否有机构在“操纵”原油市场。

“对于国际原油的‘操纵’说法,我认为需要一分为二来看,”程小勇表示,一是从市场规则来看,原油价格并不容易操纵,尤其是当前国际原油定价并非采用传统的普式价格指数,原油市场已经形成全球市场统一,众多参与者使得原油市场价格相对透明。另一方面,如果从国家利益层面来看,涉及到定价权和阶段性行情操纵的可能。

细数国际操纵案例

投资者的担忧并非无源之水。从商品期货发展历史上看,操纵市场的行为并不鲜见。期货市场的操纵行为主要表现为逼仓,逼仓一般出现在可交割的现货量不大的情况下。此时,逼仓者是市场中的主力,它既拥有大量的现货部位又拥有大量的期货部位。这样,可以使没有现货的空方或卖方在进入交割月以后只好以较高价格平掉自己的部位,因此,期货价格一般会偏离现货价格较远。

19世纪是商品期货操纵者的黄金时期,那时,交易所制定的交易规则非常自由,没有对持仓量进行限制,也没有对投机者进行有力的监督。以1866年知名投机者哈钦森对芝加哥小麦期货市场的操纵为例。当年5月和6月,哈钦森在谷物类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积累了大量的多头仓位。彼时,据说小麦的购入成本是0.88美元/蒲式耳。到了8月份,受伊利诺斯州、爱荷华州及毗邻芝加哥的其他州的每周作物报告影响,小麦价格迅速上扬。8月4日,小麦合约报价0.90—0.92美元/蒲式耳。8月18日,哈钦森的交割要求使小麦的价格上涨到1.85-1.87美元/蒲式耳,空头损失惨重。

相比于哈钦森,1979年美国亨特兄弟操纵白银期货事件的影响更加明显。1974年初,白银价格涨到6.70美元/盎司。但此后白银遭到抛售,银价跌回4美元/盎司左右。此后的4年间,亨特兄弟积极地买入白银,到1979年,亨特兄弟通过不同公司,伙同部分海外投资者以及大经纪商拥有和控制着大量白银。当他们开始行动时,白银价格正停留在6美元/盎司附近。之后,他们在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以每盎司6-7美元的价格大量收购白银。年底,已控制纽约商品交易所53%的存银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69%的存银,拥有1.2亿盎司的现货和0.5亿盎司的期货。在他们的控制下,白银价格不断上升。到1980年1月17日银价已涨至每盎司48.7美元,到1月21日涨至有史以来的最高价每盎司50.35美元,比一年前上涨8倍多。

“通过囤积现货操纵‘逼仓’的成本其实非常高”,国内一位期货交易人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考虑到期货是一个先行市场,在现代市场,利用信息差操纵市场则成为重要手段。

比如,投资者就常常深受美国农业部“权威”报告的困扰。以近年来较明显的一次情况来说,2012年夏天,美国中西部地区遭遇大旱,按照常理,大旱应该导致农产品价格大涨。当时的对冲基金便纷纷押注玉米期货价格上涨。但美国农业部的一纸报告却让押注玉米期货价格上涨的投资者损失惨重。当年5月10日,美国农业部发布的报告预测称,玉米将因为创纪录的种植面积而获得大丰收。结果,玉米期价非但没涨反而应声下跌,当月跌幅达12%,令对冲基金纷纷止损出局。然而,之后几个月,玉米期价又悄然收复失地。

投资不宜草木皆兵

对于商品市场而言,操纵是显然存在的事实,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却没有必要。事实上,经过几百年的市场发展,期货市场已经形成了较完善的监管体系。比如,在1866年哈钦森对芝加哥小麦期货市场等逼仓事件,促使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决定禁止这种行为。他们第一次给逼仓下了定义,认为逼仓是这样一种行为:“订立购买商品的合约,然后采取手段使卖方不能履行合约,从而向卖方逼取钱财”。他们认为,这种交易是不正当的、带有欺诈性的,并且宣布:任何参与这种行为的CBOT会员将会被开除。

亨特兄弟的财富梦想同样破灭。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督促下,对1979-1980年的白银期货要求提高保证金、实施持仓限制和只许平仓交易。其结果是降低空盘量和强迫逼仓者不是退出市场就是持仓进入现货市场,同时,由于占用了大量保证金,持仓成本会很高。当白银市场的高潮在1980年1月17日来临之时,意图操纵期货价格的亨特兄弟无法追加保证金,在1980年3月27日宣告操纵市场失败。

“操纵的现象或者试图操纵的现象的确在期货历史上并不鲜见,但真正在全球定价的商品上实施操纵并取得成功却较罕见。操纵论与阴谋论同属一种,通常是以猜测为主,并无真凭实据,个人认为,操作论作为茶后饭余的谈资无可厚非,而一旦把这种猜测用在投资上则有百害而无一利。全球商品市场通常都有一整套严格的监管体系,试图触及红线的机构一旦查实会受到严厉的惩罚。投资者若将所谓的操纵论纳入投资系统中,难以避免地会对自己的投资造成不正常的扰动,因此,客观对待事件对价格影响,理性投资和风险对冲才是一种正确选择。”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程小勇则表示,一些极端波动的行情中,“操纵”说法往往大范围传播,和国内投资者的信息不对称及国内市场机制不成熟有很大关系。一方面,国际原油价格走势并不单单取决于实际供求,还涉及到石油美元和政治因素,且实际供求很难测算,所以一旦发生超预期的行情或突发事件引发的价格超预期的运行,部分投资者容易产生“操纵”的想法;另一方面,国内很多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会遇到因市场机制不成熟导致部分商品被大型贸易商或者现货商短期操纵库存、升贴水和货源引发逼仓的行情,所以热衷于讨论“市场操纵”。

“这给予我们几个警示:一是需要加快完善市场机制,尤其是对一些市场化程度不高,存在很多寡头垄断企业的商品加大监控,引入更多参与者;二是引导投资者认知提高,积极培养市场化思维,不要老想着‘阴谋论’或‘市场操纵’,这不利于成熟投资者的培育。”程小勇说。(记者 孙翔峰)

[编辑: 甘玲]
(本文来源:科技金融时报)
  • 中国科技金融时报

联系我们

地址:杭州市《金融科技时报》社3楼
Email:web@sdxxb.com

{"remain":0,"success":0,"remain_original":0,"success_original":0}http://www.sdxxb.com/money/2019/0923/43664.html